1949年10月1日:我的父亲参加了开国大典阅兵式

摘要:参加开国大典的受阅部队,就住在帐篷里。为了尽量保持统一,方队尽量调换颜色一致的军装,部队还专门给他们调来一批钢盔。然后,受阅部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的乐曲声中,由东向西,通过天安门,接受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检阅!父亲说,短短几分钟,他所在的方队走过天安门。

 

父亲说,短短几分钟,他所在的方队走过天安门。在扭头敬礼的一刹那,看见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虽然距离比较远,看起来有点模糊,但是他认得出是毛主席在向他们招手。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毛主席,特别激动。 

我父亲作为解放军67军199师的一员,有幸参加了开国大典阅兵式。 

1948年3月,刚刚年满17岁的父亲从太行山革命老区河北阜平县入伍参加革命,他就随着队伍开始了南征北战。1949年3月,父亲所在部队刚参加完解放太原的战役,调防天津塘沽不久,就接到了参加开国大典阅兵式的任务。父亲说:“可能由于还不太平的原因,许多部队都还在外驻防,我们是唯一代表全部陆军参加检阅的师。” 

当时只有18岁的父亲参军一年多来,硬仗打了不少,但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阅兵。“我们的部队里除了一些老兵还能掌握点基本的队列知识,其他人连标准的稍息立正都不会,部队素质参差不齐,思想纪律各方面都没底。”虽然开国大典的具体时间迟迟没有定下,但接到任务时首长反复强调要在一个月左右时间里把队列练好,要在新中国成立的大喜日子里以最好的姿态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 

当时,全国还没有完全解放,经济上很贫穷。参加开国大典的受阅部队,就住在帐篷里。“当时的艰苦程度我现在还记得,感觉比上战场打仗都苦。”父亲回忆道。由于战士们普遍没有什么基础,训练开始阶段,训练场上净是此起彼伏的训斥声、呼喊声,当然也有一阵阵的哄笑声。父亲说,部队当时也没有统一的队列条例,训练的时候是边摸索边调整。 

“从稍息、立正、齐步走开始练,一开始队伍里面什么样式都有,看上去很不整齐,后来定了个统一的标准,每步步幅75厘米。”除了队列,持枪姿势也是调整了多次。当时部队武器配备也是各式各样的,经过多次调整,在阅兵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才最终确定下持枪姿势。 

阅兵期间正是北京最热的时候,那个时候物资也比较匮乏。高强度的训练下,不少指战员晕倒在训练场上。另外,受战时条件所限,战士们的军装也不统一,不仅款式不同,颜色也是各异,多数指战员的军装都是打着补丁。为了尽量保持统一,方队尽量调换颜色一致的军装,部队还专门给他们调来一批钢盔。 

父亲回忆,尽管条件苦、时间紧、任务重,但所有指战员积极性异常高涨。白天练不够晚上接着练,脚上起了泡挑破接着练。 

1949年9月30日晚,连队接到了参加阅兵的通知。10月1日凌晨三四点钟,战士们跑步到达天安门东侧的东长安街待命。那天,他们都穿上了带有铁钉子的“翻毛皮鞋”,手握从国民党部队缴获来的轻机枪,精神抖擞地准备接受毛主席、党中央的检阅。 

天亮以后,群众队伍开始入场,人们有的拿着红旗,有的拿着红灯笼,从四面八方涌向天安门广场。他们中间有工人、农民,还有学生。 

1949年10月1日下午3点,阅兵仪式开始。此时天安门广场已是人山人海。已经站了10余个小时的战士们一扫疲惫,个个精神饱满地走上了长安街。“我隐约听到了喇叭里传出了毛主席的声音,广场上一下子就沸腾了。”毛主席讲完话后,阅兵开始了。朱总司令和聂荣臻将军同乘汽车,检阅了受阅部队。然后,受阅部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的乐曲声中,由东向西,通过天安门,接受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检阅!父亲说,短短几分钟,他所在的方队走过天安门。在扭头敬礼的一刹那,看见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虽然距离比较远,看起来有点模糊,但是他认得出是毛主席在向他们招手。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毛主席,特别激动。(刘善文)

责任编辑:万自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