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泰:奇袭合水城

摘要:强世卿带领的主攻连大部分已登上城墙,我命令他们分别攻占敌人连部、民团团部和县政府。奇袭合水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红军和革命群众,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同时,为建立以南梁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开展庆阳、合水等地区的游击战争莫定了基础。

原标题:照金红色革命史|王世泰带你走进奇袭合水城战场

陕西洛川人,建国后曾任铁道部副部长,国家建设委员会副主任,甘肃省政协主席、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等职。

据王世泰回忆,合水城当时有敌赵文治团的一个连和一个保安队,总共不到300人,战斗力不强;从照金到合水,沿途梢林遍布,有利于部队隐蔽行军。因此,临时总指挥部决定奇袭合水。

10月12日,部队由照金出发,横穿马栏川,沿子午岭山,经正宁、宁县,日夜兼程北上。一路上,子午岭秋高气爽,霜叶红遍,山色格外壮观。可是我们哪有心思欣赏这些景色,都恨不得一步跨到合水城,一举歼灭城内守敌。10月15日下午,部队顺利到达合水县黑木原,行程800多里。部队到达黑木原后,立即封锁消息,开始紧张的战斗准备,同时派遣侦察员查明了敌情没有什么变化,搞清了合水城的地形。

合水城位于子午岭山区的城壕川,是一个跨山城池,形如葫芦,又叫葫芦城。葫芦头部临川,葫芦尾部依山,最高点的山头叫葫芦把儿,筑有坚固的碉堡。城外左右是两条深沟,悬崖陡壁,十分险要。东西两个城门楼,高大坚固,是敌人的城防重点,城廓要害部分有里外双层城墙,城墙是用大块砖砌起来的。东南城里墙和外墙之间,每隔几丈还筑有隔墙。要想从隔墙这边到那边去,只能通过里墙仅能容一人出入的洞过去。即使爬上城墙,要占领全部城墙,还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合水城池易守难攻,加之我军缺乏攻坚武器,采取强攻硬打,显然很难奏效。因此,志丹等在综合分析合水敌情和地形后,决定采取偷袭的办法。具体部署:挑选二十几名机智勇敢的干部、战士,组成登城突击队,以红四团二连和陕北一支队组成主攻连,由强世卿指挥,随突击队攻城,其余部队在城外隐蔽。泰吉、志丹命令我担任攻城总指挥。接到志丹命令,我即刻召集突击队全体成员,宣布任务,将突击队分为三个组,任命王安民任第一组组长,陈国栋任第二组组长,张明吾任第三组组长,开始准备云梯、绳子等攻城工具。

18日晚,部队冒雨从黑木原出发。我带突击队走在最前面,后面紧接着是主攻连和其他部队。夜,实在太黑了,指战员们踏着泥泞的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进。经过30多里的艰难行军,深夜3点钟,突击队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合水东城北部沟里的预定爬城地点,其他部队也都按预定方案进入阵地。

因为夜色漆黑,加之城池坚固,敌人以为神兵天将也奈何他不得,早已进入梦乡。城楼上的哨兵,哼着小调儿来回走动,对我军兵临城下,毫无觉察。机不可失,我立即命令突击队架云梯登城,但是云梯太短顶端离城墙顶还差ー丈多。大家顿时傻了眼。“怎么办?”我悔恨事前没有考虑到这一问题,但更着急的是怕贻误战机给战斗带来损失。“我上!”在我身旁一位战土轻声要求道。

我回头一看,是柴正祥。柴正样不是正式红军战士,过去跟我一起打过游击,打仗非常勇敢,后来因故离队回家。这次他听说部队要打合水城,在黑木塬临时跟我来的。柴正祥看到我没回答,便说:“只要给我一把驳壳枪、几颗手榴弹和三把刺刀,我就能上去。”

我当下吩咐给他枪、手榴弹和刺刀,并叮咛他带上绳子,登城后,抛绳接应其他人。

柴正祥回答了一声“是”,迅速登上云梯。随后,他把三把刺刀,依次用劲插入城墙的砖缝中去,脚登一把,双手紧握稍高的柄把,靠臂力把身子凌空悬起,腾出一只手,弯下腰去拨出脚下的那把,再往稍高的墙缝插去,就这样不住地倒换刺刀,一点一点地向城墙顶爬去。下面的同志看到他艰险的攀登,都为他捏着一把汗。不多一会,柴正祥登上了城头,这时我オ松了一口气。接着,突击队员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握着绳子,登上城头。上城之后,我命令第三组迅速去占领葫芦把儿。他们沿城墙摸到葫芦把儿敌人碉堡跟前,碉堡里住着一班敌人,正在酣睡,万万没想到“飞将军”会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当他们被我战土喝令起来,顿时魂飞魄散,東手就擒,我们一枪未放,就占领了葫芦把儿。拿下葫芦把儿,是取得胜利的关键,因为这里是全城的制高点,占领它,可以居高临下,用火力控制全城。

巧取葫芦把儿成功后,这个小组用手电筒光在夜空中划了三个圈,发出偷袭成功的信号。看到信号后,我命令突击队第一二组去占领东城门楼。此时,强世卿带领的主攻连大部分已登上城墙,我命令他们分别攻占敌人连部、民团团部和县政府。部署完毕后,我随一、二组向东城楼接近。

我们的行动,被敌哨兵发觉,大声喊道:“什么人?口令?”

“查哨的!”话音未落,几个战士猛扑上去,掐住敌人哨兵的脖子。其余战士立即扑到敌人睡觉的屋门口,大吼一声:“不许动!交枪不杀!”

一排敌人,被这惊雷般的喊声从梦中惊醒,光着身子,跪在地上求饶。有几个顽固的家伙,慌忙抓枪,企图负隅顽抗,我们的战土,手起弹落,结結果了他们的性命。其余敌人,见此情景,乖乖地举手投降。东城门楼被我们占领了。

夺取东城门楼的枪声划破静的夜空,顿时,城里的敌人乱了营,惊慌失措。听到枪声,强世卿指挥主攻连按预定部署向敌人展开全面攻击,战斗十分激烈。

经过近一小时的鏖战,城里敌人大部分被消灭,但西城门楼还未拿下。这时天色已明,志丹率后续部队亦到达东城门外,急等入城。城门上吊一把大黑铁锁,无法打开。真急人,城里的我们找不到钥匙,城外的人进不了城更急。人急生智,我举起驳売枪对准铁锁“叭”的一枪,把门锁打了个粉碎。城门打开了,大队人马一涌而进,向敌人冲去。接着,西城门楼也结束了战斗。至此,我军占领了全城。

这一仗,除少数敌人乘乱逃跑外,其余全部被歼被俘。我军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和物资,经理处主任刘约三把战利品摆满了一条街让人参观;县长和全县逃进城里的十几个大地主无一漏网地悉数就擒;救出被敌人押在监狱的党员、干部和革命群众80余人,其中有前西北抗日反帝同盟军二支队二大队队长杨培胜,同时向群众进行了宣传,没收县政府和地主土豪的财产,开仓放粮。

奇袭合水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红军和革命群众,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同时,为建立以南梁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开展庆阳、合水等地区的游击战争莫定了基础。这一仗打得非常漂亮,充分显示了临时总指挥部的正确领导和志丹的高超指挥才能。

(本文转自耀州红色文化教育办)

责任编辑:万自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