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守护叫“中国”的地方

摘要:阿妈索朗的酥油茶依旧醇香,洛桑旦达的名字永远铭刻在松冷村和西巴村的村民心中,这块土地总有千千万万个“钟顺毅”在挥洒青春热血······崎岖不平的巡逻路上印着军民的足迹,大山深处回荡着鱼水之歌,他们共同努力筑起守边的“铜墙铁壁”,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叫“中国”!

在西藏深处一个叫察隅的地方,有雪山和原始森林环绕。沿着318国道经然乌湖往东南方向走,映入眼帘的是大片林海苍翠,桃花绯红。翻越德姆拉山口,沿着察隅河谷继续去往低海拔,便会来到祖国边陲一个叫松冷村的村庄。

松冷村和西巴村相邻,这里延续着几百年的农耕生活至今还未消失。美丽的大山太高,禁锢了从阿妈索朗之前世世代代人的思想。

这里的村民传唱着这样一支歌谣:“边疆泉水清又纯,边疆歌儿暖人心,我是鱼儿你是水,鱼儿不把水来离······”。

当军车行走在上察隅的路上,家家户户门前都飘扬着五星红旗。见到军车,田间忙碌的阿妈也会蹒跚起身用微笑目送军车远去;看到穿军装的人,孩子们会欢呼、敬礼。

上察隅镇松冷村和西巴村是处处洋溢着军民鱼水情的“双拥模范村”。几十年来,在绵延数百公里的边境线上,驻守这里的边防官兵与当地群众一起,守护神圣国土,共建美好家园,携手谱写新时代军爱民、民拥军的精彩华章。

酥油茶香香!

接过阿妈索朗递过来热腾腾的酥油茶,洛桑旦达喝出了茶里最原始的醇香。“金珠玛米好,洛桑旦达好!”75岁的老阿妈索朗竖起大拇指说到。

自洛桑旦达2015年来到驻防松林村的边防某团六连担任政治指导员,就和村民们建立起了深厚友谊。几年来洛桑旦达收集相关历史资料数据,向驻地百姓讲解西藏解放以来发生的跨越式转变,用实际行动搭建起上察隅边民与部队间 的“友谊桥梁”。

洛桑旦达还经常到有影响力的长老家中,宣传国家民族宗教政策及富民政策,常常组织军民球类活动,建立“爱边微信群”及时向藏民传播党的声音。

每日如一,烈日下阿妈索朗提着酥油茶慢慢走向训练场,“天气热,怕孩子们渴!”村里像阿妈索朗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他们总会把自家种的蔬菜分给官兵们吃,冬季到来前还帮着连队储备过冬的柴火。

2017年6月5日,一场罕见的暴风雨袭来,松冷村和西巴村的温棚、屋顶被大风吹掀。没等村民求救,洛桑旦达料到情况不妙,立即组织成立抢险救灾小组,任凭风雨再大,抄上家伙就朝村庄赶去。

村里年轻小伙见到部队官兵救援的身影,也纷纷投入到抢险中来。大风还在嘶吼,想到阿妈索朗孤身一人在家,儿子在当地县城打工,洛桑旦达立即带领两名战士迎着大风就往阿妈索朗家奔去。

情况很糟糕,阿妈索朗家的木制屋顶已被大风吹掀,洛桑旦达毫不犹豫冲进屋子寻找阿妈索朗。见阿妈索朗手里抱着家里唯一值钱的藏袍还在屋里寻找着什么,不时还有碎石从楼上掉落,洛桑旦达用被子罩住阿妈索朗的头,背起阿妈索朗就往屋外跑。

“这是给儿子结婚用的藏袍”阿妈索朗说话之际,见洛桑旦达脱去左脚的鞋,一颗近5cm的铁钉扎进了他的脚板,阿妈索朗哭着喊:“我的儿,你怎么了!”只见洛桑旦达指派一名战士背着阿妈索朗回连队,自己将脚踝一捆,又投入到抢险救灾中去了,他远去的身影就像风雨里伫立的大山,那么威武雄壮。

救灾回来的洛桑旦达坐在医务室处理伤口,手里捧着阿妈索朗打好的酥油茶,痛并幸福着!大风过后,经县里不完全统计,这次洛桑旦达带领的小分队为两村村民挽回了近6万元的损失。

兄弟情深

今年国庆,在县城打工的格桑听到连队要组织巡逻任务的消息后,叫上一同在工地的三个兄弟跟老板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直奔连队报道。对于格桑来说,巡逻是每年的头等大事,不管手里有什么工作都要推后,先保证巡逻保障。“每年的民兵都由我来组织,我们和部队都是好兄弟!”格桑高兴的说到。

民兵们要克服多种地理环境的阻碍,一路要穿密林、涉冰河、爬雪山、过沼泽,归建后满是蛇虫蚂蝗叮咬的伤口。即便巡逻苦,连队官兵及民兵依旧以能走在巡逻路上而光荣。

每年巡逻前,阿妈索朗都会打好酥油茶,请巡逻官兵到家里做客,等到巡逻分队下山归来时,松冷村和西巴村的村民会自发的组织人,提着酥油茶,带上哈达去迎接。这就像是一个传统,自从有了连队驻防村庄几十年来,一直如此。

“越到边境一线,群众感党恩、爱国家的表现就越强烈、越感人”西藏军区边防某团政治委员黄兴国说。是的,看着神圣的界碑,亲手消除邻国的非法标识,写上“中国”两个大字,内心是无比的激动和自豪。

多年来,松冷村和西巴村的村民与部队官兵一起吃过苦,一起巡过逻,早已是兄弟相称。

从格桑的口中得知,2010年4月25日凌晨3点,连下了近半月的大雨依旧未停过。突然,一声巨响打破了夜的宁静,连队担任警戒任务的排长巴桑次仁立马向时任政治指导员的王国鹏报告,同时,距离连队不远的松冷村村干部田成也跑进营区求救。队伍在一阵急促的哨音中集结,43名官兵立刻冒着暴雨冲向松冷村,到达时,松冷村已是一片狼藉,泥石流掩埋了部分房屋,现场哭声、求救声乱成一团。

官兵们和泥石流斗争近4小时,终于将被泥石流围困的300多名村民全部搜救转移到安全地带。连队还腾出营房、搭建帐篷安置群众;准备热菜热饭热水、棉衣棉被、药品等必须品。

灾后,连队官兵帮助修缮道路、房屋、水渠,打扫清理淤沙,尽快使得村民恢复了日常生活。时至今日,泥石流毁天灭地的破坏力仍然令村民们心有余悸,但解放军的身影让他们感到十分安全。格桑说:“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灾难,只要看见有解放军兄弟在,我们就放心了”!

洁白的哈达献给你

每年八一建军节,松冷村和西巴村的民们都会着上盛装,与连队官兵共庆“生日”,其中最隆重的节目就是村民向驻地官兵献“哈达”。洁白的哈达就像牵连着官兵与村民之间的情感丝带,相互传动着纯洁无暇、诚挚无伪。

敬献哈达是藏族人民最崇高的一种致礼方式。藏族历来崇尚白色,视白色为真、善、美的象征。以其纯洁无瑕,比之诚挚无伪的心灵。用双手托起哈达献给官兵表示致迎、致敬、致贺、致福、致谢。

每年“百万农奴解放日”、“雷锋日”,连队都会组织官兵到松冷村和西巴村慰问孤寡老人、留守儿童、困难家庭,帮助他们打扫房屋、清洗衣物、看病理发······军爱民,民拥军,这样的优良传统就在松冷村和西巴村村民与驻地部队间源远流长。

入伍6年的钟顺毅在行李箱珍藏了17条哈达!他说:“这是要带回家做纪念的”。每一次巡逻出发前村民们会赶来送行,钟顺毅会将村民献上的哈达精心装好放在背囊里,因为这样,他觉得踏实。

洁白的哈达承载了太多戍边人的奉献和边民的感恩,在上察隅这片圣洁的土地上,洁白的哈达永远祝福着这群可爱的人和这群淳朴的百姓。

有五星红旗升起的地方就是家

深秋金色的阳光下,阿妈索朗坐在家门前的柴堆旁小心地翼翼缝补着什么。松冷村和西巴村处在察隅沟末端的风口上,房顶上的国旗常常被大风撕扯,遇到起风的季节,阿妈索朗每天要将红旗缝上两三回。

松冷村和西巴村新建的钢筋混泥土房屋顶上,还专门预留了插五星红旗用的孔,这是村民自发想出来的,没有任何人规定过。

每年村里都要组织转山,转山前,村里一家出一人到县城购买转山所需的物资,每到这个时候,县里文具店的国旗不管大小都会被买光。

转山每到一个山顶,村民们就会插上五星红旗。松冷村和西巴村地处国边边,历代参加巡逻,国土意识强烈。他们都说:“有五星红旗升起的地方就是家”。

每天清晨,首都天安门广场上都会举行隆重的升旗仪式,迎着晨曦,在祖国的每一个角落五星红旗也会冉冉升起。松冷村和西巴村的村民就像国旗护卫队一样守护着国旗,守护着这片圣洁的土地。

阿妈索朗的酥油茶依旧醇香,洛桑旦达的名字永远铭刻在松冷村和西巴村的村民心中,这块土地总有千千万万个“钟顺毅”在挥洒青春热血······崎岖不平的巡逻路上印着军民的足迹,大山深处回荡着鱼水之歌,他们共同努力筑起守边的“铜墙铁壁”,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叫“中国”!

责任编辑:万自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