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烈士谱|喻尊霞:淮北刘胡兰

摘要:1939年秋,喻尊霞参加了泗县(今安徽省宿州市泗县)政治工作队,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喻尊霞连眼皮都没抬,好像没听见似的,王仲涛以为她动了心,连忙拿过纸和笔,喻尊霞鄙夷地朝他看了一眼,在摊好的白纸上奋笔疾书: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原标题:喻尊霞:淮北刘胡兰

QQ图片20190516160229

“枪口对外,仇敌认清,有敌无我,有我无敌……”歌声在重岗山头飘荡。日军的屠刀刺向她的胸膛,年仅20岁的她和战友们倒在侵略者的屠刀下,侠骨忠魂永垂青史,她就是淮北刘胡兰——喻尊霞。

喻尊霞,女,祖籍江西。因其祖父两代均以行医为业,早年迁入淮北青阳镇(今江苏省泗洪县青阳街道)落户。1920年喻尊霞出生,1939年加入青年抗敌协会,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跟随民运工作团到陈集乡袁圩村工作,后因地主告密被捕,壮烈牺牲,年仅20岁。

1938年8月,日寇侵占南京、徐州、蚌埠等地,学校停办,正在上学的喻尊霞于悲愤中失学回家,途中,她亲眼目睹国土沦丧、同胞涂炭的惨状,为寻求救亡之路,她如饥似渴地读鲁迅、郭沫若、巴金、冰心等作家所著的进步书籍。

回到家乡后,在青阳小学校长张经和其他进步教师的带领下,喻尊霞参加了青年抗敌协会,并成为骨干。那时,青抗会的主要任务是对广大民众宣传抗日救亡的革命道理,揭发土豪劣绅敲诈勒索民众的罪行,揭发国民党政府贪官污吏的罪行。喻尊霞擅长演唱和讲演,她的嗓子很响,唱起来音色优美,人们都称她是金嗓子。

有一次,青抗会演出队在街上演出,开始,她唱了一段“高梁叶子青又青,九一八来了东洋兵,先占火药库,后占北大营,中国军队好几十万,恭恭敬敬让出了沈阳城……”这时,在街上赶集的人都拥来了,接着,她又教妇女唱《起来吧,姊妹们》:“从千层高崖下面,从万条锁链中间,起来,姊妹们!难道说我们真是只配做奴隶,永远也不配做人?难道说我们生活天地真的只有家庭?手携手,肩挨肩,我们要走向解放的坦道,前进,前进!”喻尊霞看到来听的群众逐渐多起来,又开始讲演。她以在蚌埠看到的情况做例子,讲日寇侵略中国的暴行,并讲述千千万民众只要团结起来抗日,中国就不会亡国的道理。听着,听着,不少人眼里含着泪花,连连点头。

1939年秋,喻尊霞参加了泗县(今安徽省宿州市泗县)政治工作队,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喻尊霞在政工队深受领导信任,同志们也喜欢她。那时,到乡里去宣传全是步行。她脚上起了泡,但从不叫苦。有一次,大家讨论抗日战争能否取胜的问题,她发言说:“我们的战争是反侵略的正义战争,只要团结起来,一定能取胜,不要看日本鬼子来势凶猛,但他是侵略我们的,理亏,而且国小人少,肯定要失败的。”听了她的发言,大家都很赞同。

1940年2月,泗县政治工作队改建为民运工作队,5月上旬,区委书记把喻尊霞和朱碧莎、陈兴吾、夏复兴等同志调往陈集乡的袁圩子。5月27日,恶霸地主袁林看到喻尊霞、朱碧沙等人都在袁圩村,就连夜骑马跑到泗县向日军告密。第二天上午, 100多名日本兵和伪军从泗县出发,接近中午突然包围袁圩村,喻尊霞等5位同志被捕。审讯开始,5位战士一问三不答,他们被打得浑身是血,鲜红的血从头上身上淌下来,把地都染红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哼一声。

这时汉奸王仲涛走了过来,把4位同志带了出去,只留下喻尊霞一人,王仲涛对喻尊霞说:“喻家三小姐,你不认识我吧,我和你是老乡啊,亲不亲家乡人吗?”“呸!你这个连祖宗都不要的人,还敢讲什么家乡人。”喻尊霞连看都不看一眼。王仲涛硬着头皮凑上前说:“三小姐,你听我劝一句,我知道你喜欢读书,只要你写一个自白,我保举你到徐州念书,以后上高中、上大学随你的便。”喻尊霞连眼皮都没抬,好像没听见似的,王仲涛以为她动了心,连忙拿过纸和笔,喻尊霞鄙夷地朝他看了一眼,在摊好的白纸上奋笔疾书: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汉奸卖国贼!中国共产党万岁!日本兵举起东洋刀向喻尊霞的手上砍去,一刀将喻尊霞的五指砍下四指来。

这时候其他四位同志也被押了上来,喻尊霞对身边的同志们说:同志们,我们为共产主义献身的时刻到了!让我们再唱最后一支歌吧,说着喻尊霞起头唱道:枪口对外,仇敌认清,有敌无我,有我无敌!雄壮的歌声还没唱完,日本兵的刺刀就向他们刺去,喻尊霞和同志们一起英勇就义。

喻尊霞牺牲后,中共泗县县委专门发出《关于向喻尊霞等烈士学习的决定》。全国解放后,1957年喻尊霞遗骨迁入江苏省泗洪县烈士陵园重新安葬。1958年,原皖东北行政公署负责人、时任国家农业部副部长刘瑞龙视察泗洪县,十分动情地说:“喻尊霞同志是淮北刘胡兰式的英雄。”(江苏省泗洪县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组 张梅)

责任编辑:万自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