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岁抗战老兵许铭琛的家国情

摘要:许铭琛18岁从山东省平度县(现为山东省平度市)入伍,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每当回忆起曾经光荣战斗过的岁月,老人总会沉思许久。老人说,人老了,记忆力不行了,有些事都忘了,但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他一个都没敢忘。

  朝鲜西海岸,94岁的许铭琛,不知多少次在梦里回到那个地方。

  许铭琛18岁从山东省平度县(现为山东省平度市)入伍,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每当回忆起曾经光荣战斗过的岁月,老人总会沉思许久。老人说,人老了,记忆力不行了,有些事都忘了,但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他一个都没敢忘。

  许铭琛老人的故事从他的父亲许培图讲起。

  “儿子,你长大了去参军吧,我希望你能跟八路军走。”一个很黑的夜,不善言辞的父亲第一次和儿子彻夜长谈。第二天,父亲送他参加八路军,开启了革命之路。

  许铭琛说,小时候,他觉得父亲和别人不一样,但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明白。直到父亲被害,他才知道父亲的真实身份。原来,父亲早已参加共产党,是位地下工作者,专门负责情报传输和粮食保障工作。

  让许铭琛至今感到遗憾的是,得知父亲死讯时,他正在部队参加战斗,甚至无法回 乡看父亲一眼。

  1945年,许铭琛被组织安排成为一名卫生员。在一场战斗后,他负责转移12名受伤战士到后方医院接受治疗。“下午5点出发,乘着夜色我和抬担架的老乡一刻不敢耽搁。”老人回忆到这,沉默良久。老人说,一位战友的肠子在战役中被炸了出来,由于前线医疗条件有限,他只能用绷带帮战友简单包扎。在转移过程中,战友隐忍的呻吟声像刀子“剜”着他的心,他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用最快的速度把战友送往医院。夜行到后半夜,战友不再呻 吟,由于失血过多,战友就这样去世了。那一刻,许铭琛有了深深的无力感,他决心学医,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

  从此,许铭琛一边参加战斗,一边学习医学知识。1950年4月,许铭琛接上级命令,从贵州到河北,再到吉林,跟随部队到朝鲜守护西海岸。朝鲜北部天寒地冻、物资匮乏,战士们只能吃干粮,夜里十几个人挤在一个土炕上取暖。尽管这样,仍有不少战友被冻伤,他曾亲眼见过被冻伤不得不截肢的战友。

  在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上,许铭琛与高瑞亭举行革命婚礼。那年他31岁。

  1958年,许铭琛跟随部队回国。1966年,他转业来到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在煤炭部第八十一工程处卫生所工作。如今,许铭琛一家四代同堂。闲不住的老两口在小院里种了枣树、桃树,天气好的时候,他们就坐在树下聊天。金秋九月,小院里硕果累累,桃子压弯枝头,果实脆甜。

  “乐于助人,乐善好施;心态平和,看淡得失”,是许铭琛夫妇的养生秘诀。

  大武口区青山街道办事处裕园社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忘初心跟党走,牢记使命勇争先”主题党日活动开展以来,许铭琛等社区里的退役军人以身作则,带领年轻人回忆革命先辈的峥嵘岁月,激励大家砥砺奋进。谈起如今的幸福生活,许铭琛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我们人民就不可能翻身当家做主人。”

  采访结束时,老人拿出一块又一块用纸巾包好的纪念章,每一块都有着说不尽的故事。它们记录了老人的光荣岁月,也是那段历史的真切见证。“听党话,跟党走,是我一生的信念。”许铭琛说。(记者 赵婷婷 高 菲

责任编辑:万自义

相关新闻
许铭琛,战友,父亲,抗战老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