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老战士风采丨黄丑和:抗美援朝特等功臣 曾修筑宝天铁路

摘要:在抗美援朝的战斗中,志愿军的英雄模范人物灿若星河。他们用珍贵的鲜血乃至生命,谱写了一曲曲撼人心魄的乐章。 有一首叫《智勇双全的黄连长》的歌在朝鲜战场上传唱:抗美援朝英雄多,听我来唱个英雄歌,智勇双全的指挥员,他的名字叫黄丑和,黄连长,黄连长,指挥员的好榜样,毛泽东的好战士,我们大家来歌唱…… 前不久,记者专程到保定采访了歌中唱的那位智勇双全的黄连长——黄丑和。

在抗美援朝的战斗中,志愿军的英雄模范人物灿若星河。他们用珍贵的鲜血乃至生命,谱写了一曲曲撼人心魄的乐章。

有一首叫《智勇双全的黄连长》的歌在朝鲜战场上传唱:抗美援朝英雄多,听我来唱个英雄歌,智勇双全的指挥员,他的名字叫黄丑和,黄连长,黄连长,指挥员的好榜样,毛泽东的好战士,我们大家来歌唱……

前不久,记者专程到保定采访了歌中唱的那位智勇双全的黄连长——黄丑和。黄老离休后一直住在保定的军队干休所。早上10点,记者如约来到黄老家中,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这位85岁老英雄的脸上,笑容还是那样慈祥。老人穿着俭朴,依然是两年前那身洗得褪了色的旧军装。但在记者眼中,他永远是那位令人肃然起敬的老人,豪爽热情,很健谈。

01

常使英雄泪满襟

在抗美援朝的英雄史册上,中国人民志愿军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谱写了一曲曲英雄的赞歌,刷新着现代战争史上从没有过的纪录,编织着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记者对黄老说:“我从书中看到,在朝鲜澄波里阻击战中,您率一个连孤军奋战整整一天,在人少弹缺的情况下,用手榴弹和石头打退敌人6次进攻。在我炮兵火力支援下,击退了由美军8架飞机、8辆坦克和3个炮群掩护的两个营1000多人连续17次的进攻,歼敌380多人,击毁汽车1辆、坦克2辆,其中的1辆坦克是您用手投雷击毁的。您个人立了特等功,并荣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您的连队荣立集体一等功,并荣获二级英雄连称号……”

获了多少功勋章和奖励,吃过多少苦,受过几次伤,黄老都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而说到在战斗中牺牲的同志,他的声音数度哽咽,拿着茶杯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他的眼睛噙着泪水凝视着前方,仿佛又看到了60年前战场上的一幕一幕。

他说:“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忘了牺牲的战友。朝鲜战场一次战斗我们那连200多人,3天打下来,就剩30人。澄波里战斗,当时我们连93人,还有朝鲜军队3个人,一整天打下来只剩下20个人。每场战斗结束,一个连里总会有七八个战友挂彩,可一下子牺牲了这么多人,眼看着身边朝夕相处的战友……”说到这里,我看到老英雄泪如泉涌。

英雄泪少见,因为英雄有泪不轻弹。他停住了,双手擦着不断流下的泪,继续讲述着他们的故事:“那次战斗我们连队任务是插到敌人后面打阻击战,打的是美军的一个王牌师。美国有武器装备的优势,我们却以劣势装备把他们赶回‘三八线’以南,靠的就是勇敢、不怕死的精神。志愿军在朝鲜战场能取得胜利靠的就是人。黄继光已经负伤了,却用自己的身躯堵住了敌人枪眼,为冲锋部队的胜利开辟了通路。想想那么多牺牲的战友,我好难过……”

02

两次给主席敬酒

黄老回忆道:“我曾两次给毛主席敬酒。第一次是在1953年参加全军英模代表大会时,毛主席、刘少奇、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宴请战斗英雄。中国人民志愿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甘泗淇让我代表我们桌的战斗英雄去给毛主席敬酒。我举起杯来,说:‘祝毛主席身体健康!’碰了杯,眼睛立刻就被泪水模糊了,我一口喝干了杯中酒,毛主席也喝了,只是我没有看清楚毛主席的脸。回到座位上,我擦着眼睛对甘政委说:‘没有看清毛主席的脸,我再去敬一次。’甘政委说:‘别去,刚去了还去。’第二次是到了1954年9月,我到北京参加了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大会闭幕后,全体人大代表都参加了9月30日的国庆招待会。好多解放军的代表都希望能趁参加宴会的机会给毛主席敬酒。由于参加国宴的人很多,还有许多外宾参加。一位部队领导特别提醒大家不要去给毛主席敬酒。他说:‘谁也不许去给毛主席敬酒,会上外国记者多,不要出点什么事,谁去敬酒谁受处分。’那天,我的座位是和毛主席那一桌紧挨着,我是背对着毛主席坐着。我想了半天,我是不是应该上去给毛主席敬酒,该不会真的受处分吧。最后我还是端着酒杯转身跨上一步,到毛主席身边说:‘我代表军队祝毛主席身体健康。’毛主席很客气,双手捧着酒杯,我赶快也两手捧杯,干了杯中酒。这次我终于看清楚了毛主席的脸。心想别管给啥处分心里都高兴。后来也没有处分。”

说着黄老给记者看了他精心保存下来20世纪50年代的老照片。他说:“你看站在第二排这个就是我,正好在毛主席和刘少奇委员长中间。这张照片其实很长,大概有一千多人。因为里面有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文革’期间都要被销毁的。我舍不得销毁,偷偷地剪下中间这一段保存了下来。”

03

大会通过兵役法

“在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彭德怀作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草案的报告,经过大会审议通过我国第一部兵役法。兵役法的基本任务,是按照目前国家和人民的迫切要求,用义务兵役制代替已不适合于和平建设时期需要的志愿兵制。人民的志愿兵制,在中国过去各个革命战争时期,对争取革命战争的胜利起了重要的作用,也是在当时唯一可行的优良制度。但是志愿兵制度缺乏定期的征集和退伍制度,不便于积蓄强大的经过训练的预备兵员,已经不能适应我国目前的需要了。只有实行义务兵役制,我国才能逐年地积蓄起强大的预备役兵员的力量。”

二排左二为黄丑和

04

与独臂将军下棋

黄老说:“我对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得特别清楚,我是1955年春节结的婚,7月到北京参加人代会。我们俩都是河北正定县人。那个年代,军人每年只有一次探亲假。领导照顾我,批准家属来北京看我,给我安排了单人房间。大会的最后一周她来了。”

黄老接着讲道:“那时候代表们吃饭座位不固定,都是随便坐,吃饭挨着坐就行。周总理、贺龙老总、贺炳炎司令员等领导同志我都敬过酒。只有彭德怀我不敢给他敬酒,他脾气不好,不喜欢客套。以前有人给他敬酒,他眼睛一瞪说:‘干什么!’我对贺炳炎司令员印象最深。他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在战斗中负伤被截去右臂,被称为独臂将军。在一届人大会议期间晚上没有会议安排时,我常去他的房间下棋。他是下输了就喊,非要重来;每次赢了都请客,让他的家属去买吃的。还有许世友司令员,他是练武出身,人可好了。1956年我在军事学院学习期间,我的家属到南京来,就去找当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帮忙找住的地方。”

05

两项建议被采纳

黄老不仅是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而且是第三、第四和第五届的全国人大代表。他回忆说:“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任务特别重。除了每年开一次大会,平时我们还利用休息时间到下面搞调查研究了解情况,到开大会时提出意见和建议。我记得开完一届人大一次会议后,我多次到辽宁丹东凤城的乡下了解情况,走访在农村的烈属、军属、残废军人和复员军人。他们是在战争中有功于国家,有功于人民的。但他们由于家庭劳力不足,生活都非常困难。那时都是靠政治觉悟,靠艰苦奋斗和勇于克服困难的优良传统,大家都能从大局出发,体谅国家的困难,从不因个人问题向国家伸手。可我们怎么能让这些活着的功臣和亲属、献出生命的烈士们的亲属,因生活贫困而再流泪呢?我还到附近的几个火车站走访,那个年代,因为连队没有武器库,军人外出枪械都是自己随身带着,而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车。在候车室里,军人和老百姓一起挤着候车、上车很不安全,也很不像样。贺龙是我们在解放军代表组的组长,分组会上发言时,我汇报了调研情况。并根据调查情况提出在各火车站设军人候车室的建议。另外还反映了农村烈属、军属、残废军人和复员军人生活困难的情况,对优抚军烈属和复员军人的安置工作提出了建议。贺龙要秘书组的同志把我们的意见建议都记下来,汇总到大会。那时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建议绝大多数都能得到落实。像在火车站设军人候车室的建议很快在全国各地得到落实。据说彭德怀对没有落实的地方都亲自打电话督促。对于优抚和复原安置工作,国务院开展了一次大规模的拥军优属运动。”

06

过期的全国粮票

“参加一届人大会议您还保存了什么纪念品吗?”黄老找出了一个小包,记者看到里面放的是黄老参加历次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证和参加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的代表证。还有一只装得鼓鼓的信封,打开来一看,里面全是全国粮票。记者的第一反应就是“太可惜了”,脱口而出:“这在当时能换多少花生和鸡蛋啊!”

出乎记者意料的是黄老说:“这一点也不可惜。困难时期有很多人吃不饱,我们在定量之内少吃一点,是省下来留给吃不饱饭的人。”

黄老的夫人告诉记者:“那时候他每天都要节省一点,有一天他把当天的粮票丢了,也舍不得用省下的粮票,一天没吃饭。”

这时黄老十分严肃地说:“我是人大代表,首先是人民的代表,无论做什么必须首先想着人民,什么时候也不能忘记人民。”

他又告诉记者:“我也是死了一次的人,是人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1946年,我在河北阜平县山区养伤。那个年代,我们的伤员多数都是在老百姓家里养伤。那次我负的伤很重,先送到设在一个破庙里的临时医院。军医发现我伤口感染得了破伤风,已经没救了。医院要随部队转移,就把我留在一个老乡家。一位农村的大嫂给我用盐水洗伤口,伺候我的吃喝拉撒,为我洗浸透血水的军装和被子,在这位大嫂的护理下,竟然把我从鬼门关抢了回来。我们日子好过了,不能忘记那些养育我们的人民,我们吃饱饭,他们能吃饱吗?我们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记人民。”此时,我才真正了解了这一包全国粮票的分量。

07

黄丑和简历

1927年出生于河北正定县。1945年10月参加八路军。1946年起,历任排长、副连长、参谋长。1956年至1960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基本系学习。毕业后先后任营长、副团长、团长、副师长。荣立三等功一次,特等功一次,并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二级战斗英雄”“模范共产党员”称号。1952年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一级国旗勋章、一级战士荣誉勋章和三级国旗勋章。1956年荣获解放奖章。1988年荣获胜利功勋荣誉奖章。曾当选为一、三、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和中共八大代表。1982年离休。1988年,当选为第八届保定市人大代表。

1950年春,我十九兵团于参加大西北诸战役之后,即以六十四军全部,兵团直属队一部,六十三军军师直属队一部与六百六十团,六十五军工兵营,十八师全部及宝鸡、咸阳分区部队一部,共约五万余人,响应毛主席人民军队参加国家经济建设号召,从事大西北交通咽喉西北铁路宝天段之艰巨修建工程。

黄丑和连长《平地起家盖新房》回忆修筑宝天铁路的艰难岁月

黄丑和连长《平地起家盖新房》回忆修筑宝天铁路的艰难岁月

黄丑和连长《平地起家盖新房》回忆修筑宝天铁路的艰难岁月

黄丑和连长《平地起家盖新房》回忆修筑宝天铁路的艰难岁月

(来源: 《中国人大》杂志 2010年02月15日 宝天铁路英烈纪念馆研究室)



责任编辑:万自义

相关新闻
人民,抗美援朝,老战士,宝鸡,黄丑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