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U“老兵”杨春华驰援武汉:全天在病房只吃一顿饭

摘要: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杨春华教授是一名在部队锤炼了22年的老兵,是一位有着32年党龄的老党员,是一位有着36年工龄的老医生。他驻守过法卡山边防前线,参加过5·12抗震救灾,支援过江苏昆山爆炸事故的抢救工作,也曾医疗援藏。现在,他到了武汉。

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杨春华教授是一名在部队锤炼了22年的老兵,是一位有着32年党龄的老党员,是一位有着36年工龄的老医生。他驻守过法卡山边防前线,参加过5·12抗震救灾,支援过江苏昆山爆炸事故的抢救工作,也曾医疗援藏。现在,他到了武汉。

与2003年的SARS相比,今年的形势同样严峻,有人问:“你都年过五旬了,逞什么强?你不怕死吗?”

“谁不怕死?我曾经是个兵,是老党员,更是医生。不忘学医初心、牢记医生使命,‘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这不是光喊口号就行的,要用行动证明。”

记录整理

一听到广东省卫生健康委紧急通知,要求医院组建支援湖北抗击疫情的医疗队,我毫不犹疑地先报名,回家后再说服家人。1月28号出发,深夜抵达。我们是广东派出的第二批医疗队,正式接管汉口医院呼吸三病区。到达武汉头两天,领取各种物资,学习疫情知识。

1月31日上午9-12点,我们几个医疗小组协调人员讨论医疗分组、医生分床及一二线医生值班和职责分工等问题。我们既要圆满完成任务,又要保障队友的充分休息,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下午4点,开党总支部成立和支委分工会,我担任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赴湖北医疗队第一临时党支部书记、重症救治组组长。晚上7点,我们医生一组4人,护士8人,提前50分钟到达医院,先穿好防护隔离服。两个一线医生和护士全部进入病房交接班。

全天在病房只吃一顿饭

我和同事陈雷向当地同行了解情况,学习各种收治、出院死亡、上报流程等。好家伙,刘玄林医生一开口,“火力”就很猛。不怪他,他当天全天都在病房,只吃了一顿饭,一遍遍重复带教、查漏补缺的工作,有时还遇到个别不客气的队友,难免有火气。

“你们是想先学流程的吧?”见我们态度谦虚,他放缓语气,伸出拇指说“这就对了!”他花了近一小时耐心地教会了陈雷,给我们当班的工作带来极大的方便。白天全天没收治新病人,只为一些病人开了出院证明。我们刚进去病房时一下来了4个新收病人,1个危重抢救。有备无患,我们顺利完成任务。

深夜,一个病人白天办了出院,没有拿到出院手续,主治医生忙得来不及告知她。她担心院内交叉感染,不时到护士站询问出院的问题,我耐心解释“明天上午就出院”,并当着她的面,交代医生交班时把此事办妥。她这才放下心来,回病房去睡觉。

脸上被口罩勒出深痕

我们还处理了几个病情变化的病人。4个小时,一刻也没停过。“主任您年龄大了,就坐一会吧。”黄护士长担心我这个“老兵”吃不消。忙起来怎么会觉得累!下班后脱下防护服,感觉左耳朵和面部很痛,原来是被N95口罩和绳子压的,面部和耳朵几道深深的压痕,我跟同事们一样,戴上了这个特殊的“工作勋章”。

韦民主任来接下一班,我们做了一个交班,详细介绍了注意事项,特别是流程问题。其实,护士们更辛苦,比我们晚一个小时下楼。接到了他们,我才放心,我的队伍可以完整带回酒店休息了。此时已是次日凌晨两点半。不知道什么原因,寒冷夜里,冰凉的消毒液喷洒在脸上也不觉得冷。ICU“老兵”再出征,我有信心和同事们一起打赢这场硬仗。


责任编辑:万自义

相关新闻
病房,医生,老兵,武汉